6月5日的时候,“可以计算复杂的天体运行,却不能计算人性的贪婪,”引申出家电个股股价下跌,白酒股还能任性多久,二三线白酒存在股价泡沫,谁也不能否认,问题是在市场乐观情绪支配下,调整何时来临,很不容易判断,投资者追不追高,不好评价,投资者忍住不追高,股价可能会涨不停,一旦投资者出现大面积追高,股价调整可能马上来临。在于庄家需要出货,一旦出货,就没有动力拉升股价。


白酒股周一也就是6月7日,是一个大涨的态势,可是周二风云突变,白酒股出现了罕见的大跌,一线白酒股贵州茅台跌3.52%,报2191.00元/股,跌4.78%,报297.95元/股,泸州老窖跌7.49%,报收262.02元,二三线白酒股可以用暴跌来诠释,有九家股票跌停,整个酿酒板块指数下跌5.12%,主要是权重很大的贵州茅台下跌比较小所致,掩盖了板块个股大跌的事实。


周二白酒股重挫,可能是一些利空导致,但是某些利空能有如此杀伤力,说明市场投资者对白酒股是有点心里惴惴不安的,充满着恐惧的,在于涨幅大估值高。


对于白酒股,我是一直不太看好的,但是没有因为一个散户不看好白酒股就停止上涨,而是不断创出历史新高,但只要是泡沫,泡沫一定会有破灭的一天,就像很多机构抱团家电龙头一样,当初也是信心十足,可是不知不觉间股价跌幅已经不小了,市值损失过千亿元。


白酒股尤其是二三线白酒股,我一直不认为是核心资产,而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,而且竞争十分激烈,二三线白酒消费市场增量十分有限,中国酒业协会预期到2025年白酒行业产量800万千升,比“十三五”末增长8.0%,年均递增1.6%;销售收入达到9500亿元,同比增长62.8%,年均递增10.2%;实现利润2700亿元,同比增长70.3%,年均递增11.2%。年均销量增长1.6%,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,高端白酒销量增加相对有保障,尤其是茅台和五粮液,品牌效应强大,是高档送礼宴请的最佳选择。一些品牌效应不大的二三线白酒很难成为高端公务宴请用酒,也很难成为送礼佳品,销售增长是不很乐观的。


可是全国多地都希望做大白酒产业,出台一些积极政策,带来的是产量的增长,可是产量增长,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增量消费市场来接纳,可是增量市场又在哪儿?因此二三线白酒是一个市场份额的重新分割,而不是增量市场的开启,不是张三的份额缩水,就是李四的份额被张三占领,竞争的是价格和营销手段,这会带来营销推广费用增长,蚕食利润空间。


16年我国白酒产量达到历史峰值超过了1300万千升,此后连续四年下滑,完成酿酒总产量740.73万千升,同比下降2.46%。可是茅台五粮液等一线白酒股产销量增长,说明二三四线白酒部分公司产销量下滑,以江苏知名白酒企业洋河股份为例,洋河股份是江苏龙头企业,但20年白酒产销量为16.15万吨、15.58万吨,同比下降9.94%、16.27%;据媒体报道,老白干酒喊出了“称霸河北,名震全国”的口号。可实际情况是,老白干酒的“全国化战略”没有扩张,反而萎缩了,河北地区的收入为22.48亿元,较2019年的25.44亿元减少2.96亿元,收入占比为65.35%,同比下降了11.64百分点;金种子酒,陷入了增收不增利,净亏损约4865万元;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.0740元。


尽管二三线白酒竞争激烈,业绩出现明显分化,但股价都是很坚挺的,像老白干和金种子酒股价接近前高,一季报业绩大增的水井坊股价已经多次创出新高,舍得酒业股价更是如日中天,随着股价上涨,白酒板块个股市盈率水平也是水涨船高,整体市盈率达到61倍,最高的是老白干酒117倍,舍得酒业也不低64倍。


白酒股之所以涨势凶猛,在于市场有观点认为消费有一定的刚性需求,在大通胀预期下,相比其他抗通胀标的,产品涨价更具空间和可操作性,可是我们不能忽视一个事实,二三线白酒一旦涨价,很有可能在激烈竞争中失去部分市场份额,带来销量的下滑,不一定对应业绩增长。从盘面看,白酒上涨明显存在不同,茅台是机构抱团的杰作,而皇台酒业十倍换手率,金种子酒9倍换手率,老白干和青稞酒等5倍换手率可能是资金接力炒作,而舍得酒业则是具有资金长线运作迹象,机构抱团股价表现相对稳定,资金接力炒作股价更容易出现大涨大跌,舍得酒业则是沿着上涨趋势线一直上涨。


A股历来是乐观起来忘乎所以,股价可以涨不停,谁也无法预测股价的顶会在哪儿?但一定会涨到投资者瞠目结舌,各类股东不断减持落袋为安,白酒也是一样,在质疑声中股价不断上涨,部分股东不断减持,可是调整也会是在出其不意之间来临,春节以后调整来过一波,因为来的太突然,散户与机构游资大佬一起被套,接着是抄底资金和市场自救资金共振,股价大幅反弹,机构和卖方几乎一致看好,白酒股依然是核心资产,依然是抱团的核心,可是突然之间股价再度大跌,是机构成功离场的信号,还是一种资金分歧带来的股价调整,还是一些消息利空影响所致,不得而知,从个人角度看白酒股的泡沫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,钱是自己的,保证资金安全是第一要务。